“儿童邪典片”制作调查:贴上“教育”标签

2018-03-14 18:16 民主与法制网

  “儿童邪典片”从国外传到国内后,将熟悉的卡通人物包装成为血腥暴力或软色情内容发布。那么,这条隐秘链条是如何运作的?

  作为国内制作儿童邪典片的企业,广州胤钧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胤钧)已被查封一个多月。事发后,除公司监事伍皓宏简要答复媒体外,法人代表赖慧芸至今未露面。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到,这家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的“台港澳自然人独资”公司,在今年2月初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原因是“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官方并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信息”中。

  实际上,儿童邪典片曾在国外引起高度关注,并在网络上进行了围剿和查封。之后,这些在外网上被封禁的视频,又慢慢流入中国。2015年8月份成立的广州胤钧,就是制作、发布此类视频的“集散地”之一。

  国内“邪典视频”公司遭查封

  广州胤钧到底何时开始制作儿童邪典片的,目前难有人说清。记者获悉,他们在2017年9月开始发布有关招聘信息,最早的岗位是“美术黏土美工”。

  公众或许会有疑问,这个职位与邪典内容有什么关系?

  记者从知名职场社交平台“领英”上查询到广州胤钧法人代表赖慧芸的资料。她在分享一则动态时附加了一张照片,放大后,疑似黏土制作的“大便”覆盖在玩具上。

  去年11月,是该公司集中招聘时间,包括视频后期制作、兼职配音、创意儿童美术等,而此时,正是美国YouTube大量删除邪典视频的时期。

  广州胤钧在用人计划中,还有个“英文笔译”岗位,有网友猜测:“他们估计是想把国外邪典视频引进后,进行汉化制作。”

  广州胤钧制作此类视频的场所是一个狭小的房间,里面堆放着大量儿童玩具。一涉事男性员工说,他们拍摄视频已有两年,但敏感视频近几个月才开拍,平时与老板QQ沟通,完全按剧本拍摄。该员工也觉得这类视频不合适,但依然没停手。

  那么,广州胤钧是否意识到拍摄这些视频的法律风险?公司监事伍皓宏表示,“这个我不能回答,我也没想过这个东西(问题)。”

  记者注意到,广州胤钧虽后期才拍摄视频,但他们早在2016年,就开始将国外制作的含“邪典”内容的视频传入国内,并以“欢乐迪士尼”账号为名,在新浪微博、优酷、爱奇艺等各大网站广泛传播。

  内容包括凶杀、绑架、怀孕、注射、互相殴打、血腥、暴力等,还有喝尿吃大便、鼓励怀孕受虐、放火、碰危险物品、喝颜料等画面,甚至诱导自残、刮脸、开脑、断头断肢……为了逃避监管,这些视频均被贴上“教育”“幼儿教育”标签。

  事件发生后,国内数家网站纷纷将相关视频屏蔽。广州胤钧也在公司微博里道歉,称为冲视频流量做了错误示范。

  他们在微博上公开说:“每一次制作视频的时间,我们团队用尽全力,完全只想到怎么冲收视,却忽略为获得更多流量的同时,创作了一些带有恐怖题材的视频,带给小朋友伤害和影响”,但否认视频系“邪典片”。

  没隔多久,公司再次发微博,称此事从头到尾是他们的错,“我们拍摄了一些暴力血腥的视频,这些都不适合小孩子观看,我们为我们的鲁莽行为,感到无比愧疚和惭愧。”

  但广大网友不能原谅。公司在回复网友时说:“我们非常后悔,在拍的时候是有点害怕,真的对不起。”

  记者从官方获悉,广州胤钧在未取得行政许可的前提下,擅自从事网络视频制作、传播活动,用经典动画片中的角色玩偶实物及彩泥黏土等制作道具,将制作过程拍成视频,或将有关成品摆拍制作带有故事情节的视频,上传至优酷、爱奇艺、腾讯等视频平台。

  “该公司2016年11月分别与优酷、爱奇艺视频平台签订合同,利用‘欢乐迪士尼’账号上传视频,从中获利220余万元。”官方信源称,经审核鉴定,其中部分含有血腥、惊悚内容。该案已由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查处。

  同时,有关部门对与该公司开展业务合作并提供传播平台的优酷、爱奇艺公司,为该公司提供传播平台的腾讯公司立案调查;对百度旗下“好看”视频存在传播儿童“邪典”视频内容也立案调查。

  另据调查,在一些视频平台用中文字符已搜索不到“邪典片”,可用英文或拼音仍能看到部分内容。

  国外“邪典视频”制作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邪典视频2016年就开始在国内传播,但将此事推向风口浪尖的是今年1月份,某知名微博博主转发的《一群变态锁定观看YouTube的孩童,我以前为他们工作》文章。

  作者称,他之前看到一个广告在招聘动画师或影片剪辑师,时薪每小时20美元,因自己熟悉动画设计程式,便申请了这份工作,后被录取。

  录取他的公司位于尔湾,地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橘郡一个难以区别的商业建筑群里,“每个员工都有一个电子识别证用来开门。身为低层员工,我只能打开入口、我工作的房间,还有我们每个礼拜定期开会的会议室。我从来没看过这栋楼其他的房间,也从来没跟在其他房间工作的人讲过话。”

  该作者透露,包括他在内,共有7个动画师,具体工作是编辑冒牌知名卡通人物,“都是幼童版,比较典型的像是蜘蛛人、艾莎、海绵宝宝、彩虹小马等等。”

  他自称每个礼拜处理一两个影片,“公司以某种方法把我们员工分开,让我们动画师没有人看过任何一个完整的影片。我们每个人只负责几秒的影片,而且常常在我们完成之前,影片就会被拿走,然后送到另一个部门。”

  作者慢慢发现,影片最终成型后,会变成不适宜儿童观看的片子。再后来,文章作者去看望哥哥时,发现哥哥家5岁女儿用iPad看YouTube的卡通视频时,里面许多内容竟是自己设计的。

  “我从来没看过一个完整的影片。这个影片大概有5分钟长,主题是两个分别穿着艾莎和蜘蛛人装的幼童版卡通人物,他们偷走爸爸的啤酒然后两人喝醉。接着其中一个小孩跌倒,脸直接撞上桌子,骨头碎开,血液四溅。”作者写道。

  一段视频播放完后,YouTube在自动播放下一步“推荐影片”时,几乎都是他们做出的产品,内容涉及暴力、色情。

  他回到家开始疯狂在YouTube上面搜索,终于查出这些影片的真实面貌。他发现,这些视频以儿童为目标,用他们熟悉的卡通人物为主角,而且都透过“推荐影片”连接到更多类似的卡通。

  这些影片则不断被移除、重新命名、然后重新上传。在看了超过一百个影片之后,他发现都有一定相似度……后来经媒体报道,YouTube才开始删除视频。

  与此同时,此类视频进入中国。不过,该文章发出后,有些网友称其完全虚构,但又拿不出证据。而该作者描述的视频呈现内容,与在国内流传的内容几乎相同。

  “邪典”游戏

  记者注意到,“中国版”儿童邪典片拍摄者,不仅将文字语言换成了中文,还仿制拍摄、剪辑、制作、传播系列视频。

  其实,除广州胤钧外,国内还有一些自媒体视频号发布了类似视频。如此前在优酷网拥有46万粉丝的“广之潮——亲子互动”自频道,该平台多以“亲子游戏”为标榜。

  但发布的内容包括,借“颜色辨认教育”给小朋友脚底涂色、用不同颜色胶布将儿童绑在树上、以“亲子互动”为标榜、由成人拿戒尺打女孩臀部,并说着污秽不堪的语言……

  视频中的角色多由儿童真人露脸出演,他们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演绎着含有暴力伤害、色情隐喻等内容,片尾有“欢迎小朋友们的收看”等解说词。有公众怀疑,短片在满足一群有着特殊癖好的成年人。

  令人担忧的是,“广之潮”上传的734条短片,大多视频播放量过万。而“广之潮”自媒体视频平台发布者极为隐秘,记者几经调查仍未发现它的踪迹。虽然优酷网已将相关视频删除,但在不少小网站上仍能搜寻到。

  更有甚者,在微博上发布售卖“广之潮”的视频内容。该视频发布者却称“这是一档少儿成长教育节目。节目通过小朋友们的可爱互动,开发少儿智力,锻炼少儿能力,帮助他们更好地成长”。

  在各个平台下架儿童邪典片后,部分游戏网站却上线了大量类似“邪典片”游戏,同样充斥着色情、暴力、血腥的内容。

  例如,“僵尸新娘生宝宝”“安娜生孩子”“安娜脑部手术”……在7k7k小游戏和4399小游戏网站上,如果搜索“艾莎公主”等“儿童邪典片”的人物名词时,无法搜到任何内容。但如果搜索“生孩子”“手术”等关键字就能找到多个类似游戏。

  4399网站运营者为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2002年在厦门成立的互联网游戏开发商、游戏发行商及平台运营商。

  7k7k是北京奇客创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建的国内最专业的休闲游戏网站之一,创立于2003年,致力于搜集互联网广泛的小游戏资源,开发和运营网页游戏,是国内老牌小游戏网站之一。该网站用户中,中小学生比例占比10%。

  这些商家推出“邪典游戏”,多以暴力为主,玩家可选择斧头、电锯、霰弹枪、机枪等武器,对另一方进行砍杀,简单到只需点击鼠标和敲击键盘就能操作。

  一旦“下手”,被砍方的对应部位,就会出现大量飙血、掉头等画面,这款小游戏在被砍者倒地后,还提醒玩家可以继续分尸。

  奇客创想公司法务部门负责人李女士表示,该公司是生产制作网页和手机游戏的公司,网上搜到的这些类似“邪典”小游戏不是该公司生产制作的。该公司只提供平台,这些游戏是由生产者自行上传到平台上供用户应用的。

  据悉,在儿童邪典片事情出来后,奇客创想公司正在进行排查,但由于是人工排查,所以需要一定时间。其实,这种游戏开发者与发布平台的分离,也是类似“邪典”游戏传播主要困境。

  针对这些现象,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行动,进行集中整治。

  短 评

  □高路

  广州胤钧公司近日被刑事立案查处,同时监管部门对与该公司开展业务合作、提供传播平台的网络公司也进行了立案调查。这些都是业内响当当的网络公司纷纷中枪,让人嗟叹。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视频网站如此不堪一击?

  严格地说,播放平台对其平台上的所有信息都负有监管责任。技术无罪,但散布有害有毒视频,罪过就大了。平台应该通过技术手段、人工手段筑起一道防火墙。不给淫秽色情、低俗暴力、血腥恐怖等有害信息提供传播空间,这也是平台应尽的责任。

  另一方面,作为平台,难免有疏漏的时候,那么多账号,海量的信息,平台也未必能第一时间就将有害信息捕捉到、屏蔽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有人在网站上发了一个不实的帖子,那么是不是平台也得承担责任呢?如果这样,平台岂不是要疲于奔命?这种管理上的难处也是事实。那么,一整套的纠错机制就很重要了,比如有没有预警机制,有没有相应的审查机制,有没有对举报的处理机制?如果平台方管理到位,措施到位,确实不宜把这种责任放大。我们更应该把责任追究的重点放在发布信息的那个主体上。

  但在这起事件中,平台所扮演的角色显然还不这么简单。广州胤钧公司2016年11月分别与优酷、爱奇艺视频平台签订合同,利用“欢乐迪士尼”账号上传视频,从中获利220余万元。也就是说,胤钧公司是得到同意和授权的,而平台本身就是合作方。这么看来问题就有点严重了。那么,平台与制作单位签订的这份合同里,有没有对内容的约束?平台方到底知不知情呢?即使事先不知情,作为合作方,有没有履行好事后的监管责任呢?

  一些视频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极大的点击率,因为有平台的纵容和推广。一些视频网站,为什么又对非法的视频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涉及了利益。从这件事情的前后始末看,还是能发现一些问题的。广州胤钧公司从中获利200多万元,而平台从点击率中获得的利益只怕更多。邪恶的岂止是那些引起争议的漫画,还有利欲熏心的平台。

  互联网企业因为深度介入公众生活,对社会影响巨大。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没有一个底线意识,危害极大。表面上看,这可能是一部分人员出了问题,是营销模式出了问题,但往深里说,是价值观、企业文化、经营理念出了问题,没有一个价值观的转变,昨天是广告出了问题,游戏出了问题,今天是视频出了问题,明天又会冒出一个新花样来。

  互联网企业应该做社会进步的典范,而不是做逐利、失节的坏榜样。老是想打法律的擦边球,是打造不出一家伟大的企业的。

  (来源:钱江晚报,有删节)

责编:高欣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