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改者,一路追梦人——记河北省和谐文化研究会会长王殿明

2017-12-27 13:36:00 环球网 袁学骏 分享
参与

  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后,老朋友王殿明打电话要我参加他组织的学习十九大报告座谈会,因为他和我的另一个同样内容的会是同一天,便没能够出席他的会,心中有些遗憾。从7月去北戴河做疗养时顺便去圆梦园看过他,已经几个月不见了;他又瘦了黑了吗?这位《老子》上所说的“被褐怀玉”的苦心人面临的困难解决了么?由此又想到,这位老军人、老党员,每一次党和国家重要会议后,他都要组织他的河北青华苑高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员工进行学习,还组织我们这些研究和谐文化的朋友们聚在一起畅谈一次。既谈全党全国的大势,也结合他的工作与事业提些意见和建议,每一次都是中肯而愉快的。王殿明这样做完全是他的一种自觉,甚至是一种政治“本能”。这是一位“初心不改,矢志不渝”的追梦人。

  在当今时代,像王殿明这样的老同志何止万千,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是青年们学习的榜样。自从他在北京军区医学院(今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军事教官岗位上退下来后,他就和十七位战友选择了一条大文化之路,一直走到了今天。这十余年的一路前行中,他自我加压,立德立功立言,做了许多人做不到的善事好事功德事,一直“保持政治定力,坚持实干兴邦”。他也开拓了一条实现他的人生初心的文化发展之路。

  一、初心报故乡,沙坑变殿堂

  王殿明1953年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万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贫寒的童年却是在快乐中度过的。因为他有严父慈母,有一个和美的大家庭,有友好的邻里。若说王殿明的初心,就是他在家乡耳濡目染形成的慈悲之心、友善之心。这是他人生起始时期,也是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萌发成长的时期。家风门风、村风社风成就了他心灵上的的慈善底色。读书、看电影、听故事也启迪了他的爱国心和英雄情结。更启迪了他如葵花一样的向阳心、向上心、向党心,使他萌生着鲜花烂漫的人生理想。

  王殿明的初心,更是他在1970年12月参军入伍之后,特别是1973年他光荣地加入了向往已久的中国共产党之后。至今,他都忘不了那几句铿锵有力的入党誓词,忘不了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之后的光荣感和担当心。于是他在抓紧时间刻苦读书学习,弥补自己的知识和文化,成为军旅中最爱学习的人,也成为与战友互帮互助学雷锋的积极分子。他那一大堆证书记载着他几十年来部队生涯的一次次光荣。他当了技师,又当参谋,当了军需科长,又当军事教官,得到了专业技术七级、上校军衔的待遇。他至今有一种自豪和感慨,那就是他7月1日出生,那就更坚定了他一生跟党走的党性初心。

  王殿明的初心中,应该还有一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因子。他从部队退休后正赶上中共中央做出了关于弘扬中华传统和谐文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决定,一下子点燃了王殿明心中那颗中华文化的火种,才与一批老战友们商量决定申请成立一个河北青华苑高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这是高校服务企业,但也是大文化产业。他建起了大专性质的青华苑,又建起了河北师大汇华学院第一、第二校区。王殿明经常去青华苑和汇华学院行走,听着青年学子们的朗朗书声和笑声,望着他们朝气蓬勃的身影,感觉又回到了北京军区医学院一样舒坦。然而王殿明感到这是不够的,文化的传播不能只靠大专院校,还应该有多种渠道。

  他在回乡探亲的时候就有两个发现、产生了两个打算。一个是发现村中道路高低不平,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难行,乡亲们日常吃水都很不方便。于是暗下决心,我要用公司的赢利回报故乡,建设生态文明村。一个是看到了村西口那个巨大的沙坑,像一个干涩无神的天眼与他对视着,它既不能耕种,又不能作为它用,存着一点臭水又生出了多少蚊蝇,这大坑是闲置也是浪费。之后王殿明便对村干部们自责地说,我从这里走出去风风光光,却没有回报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呀!咱们大家一齐动手修路打井!消息一传出,引起了乡亲们的一片欢腾。他又决定把大沙坑买下来,搞成一个新景观,这就是后来2007年建成开业的万和宫。宫内,中间是波光粼粼的大水塘,四周是展示各种历史文化、民俗文化、革命文化和当代文化的楼阁、雕塑、展台与花草树木,成为燕赵大地上独有的新型文化景观。这座巨大的建筑体现着王殿明所推崇的历代中华文明理念,是进行了一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主、中外多样文化合为一炉的集中展示。从此,村中的文化旅游业兴旺起来了。

  王殿明又开辟新地盘植树造林,建立了十大慈善家雕像长廊、塑有中华新二十四孝雕像群的孝道园,建立了一座文化站,一座特殊教育学校和能容纳一千多人的讲和堂。游人们在这里接受着文化的熏陶,特别是让青少年们在游览中接续上了中华文化的根脉。他回报乡亲、进行沙坑改造建设,开展文化旅游,各大媒体纷纷进行报道,上了央视新农村建设杰出贡献奖的颁奖台。接着,他又在万和宫的基础扩建中华尚和园。这时他已在万庄投入了8000万。

  二、务实又务虚,钻研“和文化”

  王殿明崇尚和合,所以才把新建筑叫成万和宫、尚和园。2008年冬,我与他共同策划了一次全国性的“中国和谐文化与民俗事象研究征文大赛”,从此他开始接触著名文化学者。2009年4月,王殿明牵头成立了河北省和谐文化研究会。这是当时全国少见的和谐文化研究团体。他既务实搞硬件,也开始务虚,在理论上下大功夫。

  记得一次学术研讨会上,弃武从文的王殿明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听取北京、上海专家学者们的演讲,心里觉得十分新鲜,意外收获很大。从此他要做一个爱文化又懂文化的儒商。会后,王殿明阅读古代《二十四孝》,觉得这在今天很有意义,便拍板开展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中华新二十四孝”大评选,这年12月正式启动,到2010年最终评选出中华新二十四孝,还评出24个提名奖,在北京隆重举行了颁奖命名典礼。

  我心中不能不慨叹:一个曾经身着戎装的上校,摇身一变就成了和谐文化组织的领军人。这是王殿明人生事业的成功转轨。他依然保持着当兵时养成的学习习惯,不惜重金地买书,订阅了几十种报刊。他如饥似渴地阅读,钻研古今中外和谐之道、探讨当代社会和美之途,有时通宵达旦。王殿明也走出去,请进来,先后去北京拜访了全国著名的人文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和合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导张立文,清华大学博导羊涤生,中国伦理学会原会长、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博导陈瑛等。他还把“和生学”的创始者、安徽大学教授钱耕森请来做专题讲座。会前会后,王殿明谦虚向他们请教问题。河北省的专家学者们,更是他的座上宾。

  王殿明接受着千年典籍的启迪,享受着高层次学者的提耳面命,沐浴着传统文化的阳光。他认为,和合文化、和谐文化、和生学的核心是“和”,他便倡导“和文化”,还主张建立一门“和学”。他顺理成章地由读到写,开始著书立说。先后写出了关于“和而不同”思想提出者春秋时代史伯的《和宗史伯研究》,又与路紫等梳理自古以来中国和文化的脉络,编著了《和之说》。还开始组织主持编纂一年一部的《中国和学年鉴》。他热爱并动手挖掘他的故乡万庄的文化,主持编撰了近200万字的“华夏和谐文化第一村”丛书。他还写歌词,编楹联,撰写了易诵易记的《和经》,发放到群众中去传播。他的理论观念也不断发展深入。他说和是“众妙之门”,和是“一切美好的总纲”。之后他进一步强调“要又和又美”,用和达到美的境界。于是有人评价说,这是在创立一种“和美说”、“和美哲学”。在一篇《从和而来,中和而去》的文章中,他概括道:“和生人,人生和,人归和”,“人生有和则福则乐则旺,人离和则忧则祸则亡”。王殿明头脑中建立起了理论思维。他站得更高,看得更深远,进一步观察研究天地人的关系,首次提出“和文化就是太阳文化”的重要观点。他主持编纂《和美人生三六九》,要把一个人从小到老的行为规范起来。

  在一次会议致词中,他又说:“和的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提出了“举和旗、求和道、生和美、和天下”的和学宗旨,得到了众多学者的认可和各大媒体的传扬。这是他对古今诸家学说的深层次提炼,抓住了华夏人文百家的魂魄。他要让和的思想深入人心,让中国变成和美的国度,全球变成和美的世界。他自身学历不高,但他是人们心中的“和学博士”。

  三、追梦付诸行,创建圆梦园

  “知而弗为,莫如勿知。”(见《孔子家语》)“论为后,知为先。论轻重,行为重。”(见《朱子类语》)王殿明是知者,更是义无反顾的践行者。他是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响应者,是用硬件、软件一齐发力的文化自觉自信者。

  2014年春,秦皇岛还冰天雪地,王殿明便北上秦皇岛北戴河畔建设圆梦园。我说,你要把万和宫扩充成中华尚和园,又建圆梦园,真有你的!说着心头有些激动,便在手机上写了一条诗信:“万和宫殿聚百家,尚和园林开万花。浪淘沙处戴河畔,再施身手兴中华!”不料王殿明很快回馈道;“万庄虽小和根大,崇和尚美遍地花。圆梦不畏淘沙浪,一座和碑万人家!”他如此表达了为实现“和美中华”的崇高心志。

  盛夏,我应邀来到了北戴河,见到了正在集发园区建造圆梦园的王殿明。“你晒黑了,和神!”这是我见到他第一眼说的第一句话,“和神”是我对他的戏称。他说:“本来就长得黑,再黑点也没事,心还是红的。”我们一起观赏他的这处新园子,见迎门有一座“中国梦”碑,坚固的碑座由四个“共”字组成,塔尖儿由四个“人”字巧妙地拱合着,上面还有两个圆球,一问说是太阳和圆月。这21米高的新铜碑在斜阳下闪着金光。我问,这是谁设计的?北京还是上海的?王老板笑了,用手指了指自己。呀,是你的创意,别出心裁!同来的作家、记者们也都叹服不已。

  我们沿着中轴线上的“复兴之路”前行,仰视这里最高的建筑——和碑,碑身便是春秋时史伯的全身铜雕。见史伯老人头顶蓝天,双臂展开,似乎在迎接着我们,也像要拥抱一切尚和求和的人们。他身后两侧,各有一组铜鼎,这是铸鼎以纪事,中国最古老的传统。王殿明纪什么事?对了,他要纪“中国梦”的提出——这件推动整个中国走向复兴的大事。再向后,见有一座半圆形的大同碑,有和学碑林、和学墙,在一座二层建筑上还有民族和睦雕像群。再走,则是片片桃林了。其间有汉白玉栏杆围成的台子,却是人们办喜事的地方。我说,王老板你要圆中华民族之梦,也圆每个人的好梦啊!他笑了说:“和天下,天下和,人人和,家家和!”这是他《和经》中的语句。后来他在史伯两侧加上了古代和文化代表性人物,这似乎更为合理。

  四、“我愿不知老”,前进有定力

  古《尚书》中说:“知之非艰,行之惟艰。”王殿明钻研和文化,身体力行,勇往直前。王殿明曾经有点自嘲和自我总结地说:“老汉已经六十三,修宫建园总不闲。尚和推助中国梦,和美天下在眼前。”这也是他老当益壮、持之以恒,具有“政治定力”和“前进定力”的形象表达。

  但是王殿明面对资金的短缺,他只好将公司和自己的腰包倾其所有,为了圆梦园还发狠卖掉了一座创业初期的校园,才堵了银行催要的贷款,其余的投入了圆梦园。然而有一个传销团伙曲解和文化,给圆梦园抹黑。王殿明他们便发出公告,媒体们也参与反驳。一些好心人对他的大投入也很不理解。有人认为这是政府的事情,你下那么大本钱去建设,谁说你个好啊?王殿明的回答是,不是让你们说好,是让人民群众、子孙后代说好。开弓没有回头箭,走上了这条路就没打算停下来,我要让中国梦早点实现。王殿明又说,我从事的半是公益半是企业,人们的精神素质、思想面貌好了,投入再多也值得!还有人抱着极左思想,说他的园林里有儒道佛诸家内容是“封建迷信”。这受到了专家学者们的反驳:封建迷信是过去的政治术语,诸家都对和文化的创造有贡献,我们要尊重历史。不善言辞的王殿明,听了更是嘿嘿一笑:“他们不懂中华文化,不懂和文化,也不真正理解中国梦。如果没有和文化的底蕴,怎么实现中国梦!”

  嘴上这样说,他夜晚静下来,还是产生过“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他是高处不胜寒,却不随大俗。实际上,多少有眼光的先人不都有过这种不群之感吗?王殿明自我调剂着自己的心态,暗中自我安慰,受些不理解和干扰算得了什么?回想2009年,时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的刘健生、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明办主任的白石等参观了万和宫和中华尚和园的部分设施,就表扬王殿明创造了新农村建设的“万庄模式”。最更让他有底气的是,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何鲁丽、许嘉璐、蒋正华、顾秀莲、陈昌智和全国政协原副主席王文元、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等都对王殿明倡导和文化、建设圆梦园表示支持。

  中宣部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张凡在参观了圆梦园后高兴的说:“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是进行国情教育、传统文化教育的基地”。河北省文明办副主任崔文武等考察了圆梦园后又指出:“圆梦园处处彰显和文化,中国梦到处以实物形式展现,这是一个促进精神文明建设的好阵地,也是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细、落小、落实的实际举措和步骤,是一个推动社会主义价值观落地生根的涵养基地。”中宣部主办的《党建》杂志2016年第3期发表了鲁行之《王殿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秦皇岛北戴河区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姚飞评价王殿明说:“你是党的心,党的情,党的人。”社会主流舆论普遍都说好。比如2017年5月5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知名作家李春雷写王殿明业绩的《乡贤》。10月26日,十九大结束的日子,人民政协报发表了关于他的《不忘初心再出发》,这都是全社会普遍支持王殿明文化事业的强音。

  当年,陶渊明先生在《杂诗》中说:“丈夫志四海,我愿不知老。”唐代诗人李泌也在《长歌行》中写道:“一丈夫号一丈夫,千年意志是良图。”王殿明不在乎“三人成虎”的闲言碎语,任尔东西南北风吧。他心中的定力使他踏石有印、抓铁有痕,不改初心。他披荆斩棘,一路前行,不畏老之将至,或说老当益壮,自强不息!(袁学骏)

责编:高欣